一卡通做電支由盈轉虧,悠遊卡會走上相同的路嗎?

2018年好不容易開始賺錢的一卡通 ,在投入電子支付事業發展後,2019年再次出現財報赤字。

根據一卡通財報,其2019年營收為5.33億元,年增幅度超過2成,表現不俗。但可惜的是,一卡通在2019年成長的不只是營收,還有成本。和2018年相比,其營運成本從2.78億元大幅增加了81%,達5.03億元;換個角度看,一卡通的毛利率從原本的36%,一口氣掉到了6%。

也因此,即便推銷費用沒有增加太多,管理費用甚至還比2018年更低,營業淨損的金額卻來到1.51億元,稅後也從去年的小賺567.7萬元,變成虧損1.22億元。

從公開資料無法明確知道一卡通成本大幅增加的原因,但對一卡通來說,去年與前年最大的差別就是電子支付業務上路。

雖然從金管會每月公布數據看起來,一卡通與LINE Pay合作的LINE Pay Money(原LINE Pay一卡通)的用戶數、儲值金額等,排名都是數一數二,但也如同一卡通營運報告書上寫的:「本公司在電子支付用戶數有一定成長數量,但在交易量等相關營運指標上仍有成長空間。」不同於發行一卡通聯名卡,不管用戶的使用量高低,一卡通都有授權金可以入袋,做電子支付則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,若用戶不交易,一卡通就不會有收入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資料來源:金管會

那麼,一卡通的由盈轉虧,會不會在一年後發生在今年也開始推行電子支付業務的悠遊卡身上?

或許不會,至少悠遊卡公司自己不這麼認為。根據悠遊卡年度營業報告書,他們預估今年的稅後淨利只會比去年的1.69億元小幅下滑至1.4億元。

推測原因有二:首先,悠遊卡是台灣最大電子票證業者,雖然2015年起,因為台北捷運開放多卡通,威脅了悠遊卡的獨大地位,對其市佔造成直接影響。但截至目前為主,不論用戶基礎、交易規模,還是營收、獲利,悠遊卡還是大大勝過其他電子票證業者。大致來說,悠遊卡比一卡通的體質更好、家底更厚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資料來源:各公司

第二,被稱為北天龍、南地虎的悠遊卡和一卡通,不只是公司發源地不同,對於電子支付的營運策略,其實也是南轅北轍。

在一卡通的年度營業報告書上,開頭第一段就清楚寫著:「業務發展以LINE Pay Money電子支付為主,iPass一卡通電子票證為輔。」但悠遊卡則完全相反。

雖然悠遊卡沒有在年度報告書上寫明,但從其推廣悠遊付打出的「一卡一付」口號,以及其行銷廣告的宣傳內容,都可以明顯看出,電子支付對他們比較像是既有悠遊卡電子票證服務的補充,而不是主角。

影片來源:悠遊卡

所以悠遊付截至目前發展的大方向,基本上是緊抓著悠遊卡最擅長的交通場景去開展;對比之下,選擇以電子支付作為主軸的一卡通則是在交通之外,還必須從零開始開拓更全面的支付使用情境,並且也要重新培養消費者使用習慣。

短期來看,一卡通這條路似乎會走得比較辛苦,前期投入成本也高,但長期來說,以電子支付做為主軸發展,未來也會相對於採取「守勢」的悠遊卡,有更多一些發展想像空間。

Written by

喜歡觀察數位科技產業的趨勢變化,並且對企業經營與商業策略有無限好奇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